当前位置:主页 > P诗生活 >《李佳怀专栏》钟声未响之前 >正文

《李佳怀专栏》钟声未响之前

《李佳怀专栏》钟声未响之前

夏日昏昏欲睡的午后,被这突如其来的宏亮声音惊醒。我抬头一看,眼前这位长者的造型实在是和「八十一岁」这年纪明显不协调;银白色几乎及肩的长髮,身着短袖 POLO 衫和热裤、凉鞋,双眼炯炯有神、下巴微抬,坚定又自信!而且在面对一百多人的演讲场合中,全程坚持不使用麦克风。这是 2001 年的八月,我参加文化总会中部办公室所举行的文化导览员培训课程中,第一眼见到二二八事件在台中担任民军「二七部队」部队长锺逸人大哥的深刻印记。

这场两小时的演讲中,许多人和我一样深深地被锺大哥的叙事魅力所拖着走…举凡人物、时间、地点、事件等彼此间的关係交代得鉅细靡遗;既使回家后仍为了演讲内容所对应出脑海中的想像画面发呆许久。为此我按耐不住好奇,在取得锺大哥的联络方式后,兴奋地打电话提出想为传奇人物拍摄纪录片的要求,没想到锺大哥在电话那头一口爽快答应,于是就开启了纪录片《钟声》的製作。

《李佳怀专栏》钟声未响之前

那年我二十七岁,在中部某大学传播系的影视器材室担任技佐的工作,虽然也是电影科班教育出身,却没有任何纪录片的製作经验,因此只能边拍摄边摸索;从每週一次到锺大哥位于彰化北斗的住家进行访谈,频率逐渐提升到每週两次、三次;拍摄地点也从开始的彰化北斗一路延伸到全台各地,甚至远赴日本东京进行田调取景。在那个专业摄录影器材还不轻巧与普及、记录载体还是磁带的 2001 年,我用一年多的时间累积拍摄的母带有两百多个小时,其背后所代表的时间与耗材等等製作成本不难想像,而这个计画也成为我第一次为了筹经费创作而跟银行借贷。

然而纪录片并非可以用毛带时数、製作时间、经费预算等等量化的数字转换成具体的内容而理所当然地完成。毕竟没有经验与历练,我开始因为不知道该如何确定叙事主轴而越拍越荒,更怀疑自己没有能力做好这个议题对锺大哥交代、对历史负责。于是我刻意放缓了拍摄节奏,一方面冷静思考沉澱思绪,另方面在研究所进修企图加强自己的内涵底蕴;正当开始进入韬光养晦的新阶段时,没想到一场颱风所导致的严重积水,一夕间所有的拍摄母带全部「泡汤」!仅留有为了报考研究所当佐证资料的 150 秒「钟声」纪录片样带。

《李佳怀专栏》钟声未响之前

17 年过去了,因缘际会下接手了「二七部队」这个议题。我想,也正是有这 17 年来的历练才能在众人的帮助下完成这部发生在 71 年前事件的纪录片。《武装台中-二七部队,1947》即将进入公开巡迴放映的最终站,我很荣幸当天能以导演的身分和锺逸人大哥一同出现在映后座谈,完成当年的初心,并且在台上听着他声如洪钟的对着台下的观众说:

《李佳怀专栏》钟声未响之前

文章标题: 《李佳怀专栏》钟声未响之前

推荐文章